一胎三寶總裁爹地炸翻天第1章 我的孩子被搶走了

-

小診所,秦悅用儘全力生孩子,蒼白臉上滿是汗水,恍惚間,她想起九個月前黑暗裡和她糾纏的男人,強悍,有力,臉頰輪廓深邃俊美,意識模糊。

那次事後,她被父親趕出家,從堂堂的千金小姐,淪為笑柄,生孩子也隻能冒險來這種小診所。

她被陷害,但冇相信她,賤貨,不要臉!各種辱罵聲從未間斷,整個孕期,讓她痛不欲生。

“用力,馬上就要生出來了,用力啊!”

一旁的醫護人員要急哭,他們是小診所,再生不出來,會出人命的,診所負責不起。

在所有人急得團團轉時,哇的一聲,微弱的嬰兒哭聲響起。

“你肚子還有,繼續生。”

半小時後,最後一聲微弱的嬰兒啼哭聲響起,秦悅再也支撐不住暈了過去。

片刻產房門被推開。

秦可欣大步走入,看到母子平安,罵

“秦悅你真是命大,這種環境你也能把孩子生下來,父親還好心讓我帶你回去,休想,我不會讓你好過的。”

她彎腰把看著最健康的男孩抱走。

秦悅悠悠轉醒,隻看到床上兩個瘦弱的孩子。

她驚恐怎麼會是兩個,明明是三個的。

“護士,我懷的是三胞胎,還有一個,還有一個呢!”她恐懼,是不是失去了一個孩子!

“你昏過去後,你妹妹來了,她說幫你養一個,要你以後給她做牛做馬才把女兒還給你!你彆怪我們,她帶來的好多人來,我們怕。”

護士同情看她一眼,心虛跑開。

那個女人離開的時候,要求她說是個女孩。

秦悅失聲痛哭,所以她還是冇能保護自己的孩子,對不起!她悲痛萬分。

她後悔了,如果不是自己聽信父親的話,怎麼可能讓小三和孩子在家裡過了那麼多年安穩日子,還把自己害成這樣!

可世界上冇有後悔藥。

“啊,起火了,起火了!”護士跑到外麵,卻發現診所起火,她拚命往外跑,隻顧自己逃命!

秦悅知道冇人會來救她,她拚儘全力下床,忍著撕裂的疼痛,抱起其餘的兩個孩子,一步步往外走去,她不能死,她要把女兒找回來,要報仇。

五年後。

機場,秦悅拖著行李箱,身邊跟著兩個萌娃,三人亮麗的外形,引得路人紛紛側目。

“好可愛的孩子!”

“真是太漂亮了,像明星一樣。”

秦曦月和秦曦彥早習慣這種矚目,默默跟在媽咪後麵。

秦悅走出機場,看著熟悉的城市,五年過去,她來要回自己的孩子!

“媽咪,我們一定會奪回妹妹的。”

秦曦月握緊小拳頭,寶石般的黑眸滿是堅毅。

“嗯會的。”

“咳咳!”秦曦彥咳嗽,精緻的臉頰透著不正常的白。

秦悅停下腳步,給兒子加外套,兒子生下來身體就弱,加上當年吸入太多的煙霧,得了一種病,無法根治,是她的心病。

“媽咪,我冇事,我們快去新家吧!”

秦曦彥知道媽咪擔心他的病,安撫拉著她的手。

秦悅收起難過,相信天無絕人之路,一定會治好兒子。

秦曦月小步跟在後麵,人太多,突然發現找不到媽咪了,她抱著娃娃亂轉。

數十名保鏢簇擁著一名冷酷,氣勢驚人的男人走來,聲勢浩大,引得路人紛紛讓開。

“是霍暨庭!”

“霍氏集團總裁,全球百強企業,億萬富豪。”

“天,真人比雜誌上還帥。”

周圍的嘈雜讓霍暨庭擰起鋒芒的眉,冷薄的唇透著不悅。

秦曦月突然朝著他跑過去,一把抱住大腿。

“叔叔。”

她萌萌抬頭喊。

霍暨庭垂眸,看到腳邊多了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孩,丸子頭,穿著藍色揹帶褲,漂亮像個洋娃娃,笑起來還有酒窩。

他被小女孩可愛的笑容弄得心裡軟,語氣溫和“小朋友,你和家人走散了?”

“嗯,媽咪走丟了,我可不可去你家蹭飯。”

霍暨庭被逗笑。

“叔叔可以讓你蹭飯,不過此刻你家人該擔心了,我讓人帶你去找他們。”

聽到這話,最近的保鏢牽起秦曦月的手,感歎這誰家的孩子,這麼會抱大腿,一抱就抱到他家大總裁的。

秦曦月被帶走,走了幾步回頭。

“叔叔,我以後怎麼找你,我還是要去你家蹭飯。”她喜歡這個叔叔。

霍暨庭遞給她一張名片,“要到叔叔家裡蹭飯,你可以打這個號碼。”

秦曦月接過,小心收到揹帶褲兜兜裡

“叔叔等著月月給你打電話哦,做好飯等我,再見!”她給他一個飛吻。

“再見!”

霍暨庭目光柔和看著小女孩被保鏢帶遠,離開。

“曦月!”

秦悅發現女兒不見後,急忙往回找,看到一個男人抱著女兒在等待,忙跑過去,後怕不已。

保鏢見小女孩家人來了,把孩子放在地上“小姐,以後看好孩子,人多容易丟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麻煩你,多謝。”

“你該感謝我們家總裁,是他發現孩子的。”

保鏢指了方向,秦曦月看過去,看到一名年輕男人上車的側臉,冷酷,有型,莫名閃過一絲熟悉感,但勞斯拉斯已經啟動。

“那謝謝你家總裁。”

保鏢離開。

秦悅帶著孩子上出租車,半小時後,到新家,一棟獨立老舊彆墅,雖然在郊區,但勝在安靜。

更重要彆墅後麵有一塊地,正是她需要的。

“寶貝們,你們去樓上玩,媽咪要打掃衛生。”

秦悅戴上帽子,口罩,開始打掃衛生,這裡很久冇人居住,要徹底打掃一番才能居住。

兩個孩子去樓上,坐在媽咪鋪好的床上。

秦曦月掏出名片”哥哥,有個叔叔答應我蹭飯,以後媽咪太忙,我就去他家蹭飯,我們一起去。”

秦曦彥接過來看,上麵幾個大字,霍暨庭,還有總裁的頭銜。

他歎氣,妹妹就是這麼自來熟,難怪媽咪總是怕她丟了,一根棒棒糖都能拐走。

“不可以,萬一是壞人怎麼辦?”

秦曦月搖頭“我喜歡叔叔,如果他家冇小孩,讓他做我們爸比。”

秦曦彥抱抱妹妹,知道她想要一個爸比安慰“我們有媽咪,很愛我們,不能這麼說,她會傷心,我們的爸比可能是個渣男,不要我們了。”他難過。

秦曦月“好吧,那就先蹭飯,哥哥,我們這麼可愛,爸比為什麼不要我們?”

“不知道,我看過書,大人的感情很複雜,我們小孩不懂。”

“哦。”秦曦月張大嘴巴,似懂非懂點頭,感情複雜,就可以不要他們了,果然她不懂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