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4章真正的浩劫

-

淩天道盟內。

東方宇、東勝神洲的三位老聖賢,還有一眾仙道強者,都響應薑淩天的號召而來。

此時此刻,由於薑淩天斬殺太一古神,諸多古老存在的緣故,神國大軍,已經開始了撤退。

四洲之地,暫且無虞,倒是騰出來了時間,讓這些老輩強者們集合在了一起。

而對於薑淩天的號召,眾仙雖然疑惑,卻也冇有多想什麼。

現如今薑淩天的威望可以說是已經達到瞭如日中天,仙域無人能比的程度。

這般人物號召,自然是影響力極大。

當眾人陸陸續續入殿之後。

薑淩天與兩位看起來仙風道骨,極為不凡的老者走了出來。

殿內眾人早已知道了這兩位神秘來者的不簡單,暗中猜測著淩天大帝號召,應是與這兩位有關。

“諸位,接下來,由這兩位前輩,向大家解釋一下何謂時代浩劫。”

薑淩天坐於大殿正首位置上,凝聲道。

嗯?!

眾人聞言,心中不禁一驚。

竟是有關於時代浩劫?!

莫非他們所知道的時代浩劫不對嘛?

要知道,現在的仙域眾生,都已經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些有關於時代浩劫的事情。

聽原初傳人們所說,這時代浩劫,就是神國與仙域之間的征伐,世間大洗牌。

而此刻,隨著神國的敗退,很多人都暗中慶幸,以為浩劫將要迎來終結的時刻了。

他們安然渡過了此劫。

當然了,這其中少不了薑淩天在原初七脈之地的一番殺伐舉動。

他真正做到了以殺止殺,以戈止戈!

戰爭,也唯有如此方能終止……

可此刻聽聞薑淩天所言,似乎這時代浩劫還另有隱情?

“唉,諸位道友一定以為,這所謂的時代浩劫,就是仙神相爭吧?”

那青牛老道搖首輕歎了一聲。

“其實不然,將仙神相爭定義為時代浩劫,不過是原初七脈中的幾位古仙自以為是罷了。”

嗯?!

不是這樣的嘛?

聞言,眾人大驚。

度厄世尊接著說道:“實際上,這也很好看出來,如果隻是仙神相爭的話,世間的大勢力又能受到多大的影響呢?”

“最終受難者,不過是小族、凡俗生靈,對於很多大族而言,這場浩劫的影響其實並不大。”

“而想要讓這世間重新洗牌的浩劫,實際上是涉及到了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。”

“倒不是我們不願意告訴諸位,而是想要給後方眾生一個相對於安穩的成長環境,不至於在世間引起恐慌。”

“因此,也隻有在浩劫開始之後,我們纔會來求助於諸位,將真相,公之於眾。”

求助?!

這兩位來曆神秘的至強者,竟是來求助他們的……

聞言,眾人的心中大震。

其實隱約間,已經有至強者,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比如東勝神洲的三位老聖賢,他們就隱隱發現了,像是他們這一類的強者,除非迫不及待的入劫,不然的話,明哲保身還是很容易的。

這也就是說,仙神大戰,實際上是影響不到世界格局的。

受苦受難的,隻是下麵那些生靈,對於至強者而言,影響微乎其微。

但這就與浩劫記載不同了。

要知道,上一個輪迴紀元時代,那可是真正的大洗牌了,數之不儘的強族,消亡在了曆史歲月長河中。

以至於現在,仙域中有關於上一個輪迴紀元時代的記載都很少。

“前輩,您的意思是說,這仙神大戰根本就不是時代浩劫嘛?”

有人問出了聲。

度厄世尊神情凝重,點了點首。

“冇錯,浩劫的源頭並不在此處,而是在世界的儘頭,起源於鏡中世界。”

嗯?!

世界的儘頭?!鏡中世界,這又是什麼?

在場眾人聞言大驚。

其實薑淩天已經與度厄世尊兩人談過了,他倒是對此瞭解透徹了。

同時,薑淩天也明白了,為什麼度厄世尊與那青牛老道會對他飽懷善意。

一方麵確實是有些淵源,因為在那世界的儘頭,自古以來就有一方強者,鎮守於前!

這些強者,纔是這方大世界中的真正精銳們。

而不滅女帝、太古魔帝、荒古大帝都曾去往過世界儘頭。

這算是與薑淩天之間的一份淵源。

另一方麵嘛,兩人也能看出來薑淩天的強大。

而強者,正是世界儘頭那邊需要的。

就在這時,薑淩天出聲了。

“諸位,正如兩位前輩所說,浩劫的源頭,起源於鏡中世界。”

“上一個輪迴紀元的大洗牌,諸族強者隕落,可不是隕落在了與神國的征伐中。”

“相反,無論是仙道,還是神道的諸族強者,都是在與鏡中世界的強敵廝殺中隕落的。”

此話一出,滿殿嘩然。

在場的諸族老祖們,初聞此說法,都是心驚不已。

不過這麼一想纔對。

想要讓仙神雙方大洗牌的浩劫,也唯有能夠真正威脅到仙域與神國的強敵才能做到。

光憑雙方之間的廝殺,無論如何也影響不到大世界的格局啊。

說白了,那不過是有心人慾要達成什麼目地,以萬物眾生為謅狗,肆意濫殺,所謂的大清洗洗牌,不過是要得到些什麼。

再聯想到太上定光仙、原初七脈傳人們的做法,在場眾人恍然大悟。

“感情一直來,我們都被原初七脈給忽悠了。”

“是啊,他們隻是想要獻祭眾生。”

“這原初七脈,可惡啊!”

“這原初七脈,說不定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何謂時代浩劫呢,隻不過是自以為是,瞎幾把扯淡~”

“真特麼廢物!”

“可恨!”

眾人怒不可遏,議論紛紛著。

也有人忽然問道:“大帝,那,那鏡中世界到底是什麼?”

此話一出,眾人的議論聲漸漸停歇,所有人都看向了薑淩天。

畢竟,現在大家都聽明白了。

浩劫其實並冇有迎來終結,這隻不過是仙神相爭將要結束了。

要知道,時代浩劫,可是事關在場所有人的生死安危。

冇有人會不在意此事。

“鏡中世界嘛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連薑淩天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若非度厄世尊與青牛老道告訴了他,他也冇有想到,這世上竟還有如此神奇的地方。

甚至,菩提山的那些真經中,也冇有記載過此事。

看來菩提山的那位過去古佛也遵循了世界儘頭那邊的規矩,並未在這世間留下有關於時代浩劫真相的記載。

對此薑淩天倒是也能夠理解。

正如度厄世尊所說的一樣,如果讓眾生一開始就知道了浩劫的真相,那這世道隻會更亂。

畢竟,每個人都會鉚足了儘頭,想要在浩劫中活下去。

那麼強族為了自身,必然會在世間肆無忌憚的掠殺,掀起永無止境的血雨腥風。

恐慌之下,秩序必然崩壞,也就冇有一個相對安穩的發展環境了,到頭來,仙神雙方隻會越過越慘,死傷無數……

亂世雖出英豪,但亂世,同樣是消耗有生力量最為恐怖的時代……

“鏡中世界,用我們能夠理解的話來講。”

“就像是一個與我們處於不同的空間,但發展,各方麵因素都與我們相差無幾的世界。”

“比如,這方世界中,有我薑淩天,那麼,在那鏡中世界裡,一定也有一位與我薑淩天對等的生靈。”

“這便是兩個大世界之間,微妙的平衡。”

什麼?!

此話一出,在場眾人震驚不已。

世上…竟還有這種地方??

“而所謂浩劫,便是雙方為了爭奪超脫而出,成就永恒的唯一途徑。”

“諸位都是修行者,應當明白成就永恒的誘惑有多大吧。”

說到了這裡,薑淩天的眼中精芒閃動著。

有些話,他並未告訴眾人,隻有他自己在暗暗尋思著。

不知為何,薑淩天越來越覺得,這所謂的成就永恒,就好似是在養蠱!

所謂養蠱,便是將一些毒蟲放入了同一個器皿中,隨著蠱蟲之間的廝殺,最終角逐出來唯一的蠱王!

而這成就永恒,可不就是像極了這一方式嘛?

隻不過這個器皿更大,更為廣闊了,涉及到了諸天萬界,數之不儘的眾生!

傳說中世界是由永恒創造而來的,那他…他到底在想些什麼?

薑淩天的心中微動,隱約間,總覺得不對勁。

不過薑淩天卻也很清楚,想要探究清楚真相,唯有自己先成就永恒。

因為冇有達到永恒的層次,那是無論如何也接觸不到永恒的。

正如井底之蛙,隻知道天有井口大小,生平能夠遇到的也是蛙類同伴。

自以為天地就這麼大,侷限於自己的眼界中。

不超脫出去,不跳出這渺小的井口,此生絕無看到大世界風采的機會。

世事一向如此……

也是因此,倒是更加堅定了薑淩天要成就永恒的決心。

他的身後還有家人,妻子,有孩子,有至交好友們……

而他,更不願意死在這時代浩劫的大清洗下。

若要爭!

無論是與神爭、原初古仙們爭,還是與那鏡中世界的未知強者們爭,對他而言,都一樣……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