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3章世界儘頭,鏡中兩麵

-

而就在度厄世尊親手消滅了天災死神的神魂後。(ps:上上一章漏了一句,天災死神是被豬腳先打滅了肉身,神魂還活著,影響到大家的閱讀體驗,萬分抱歉~o(╥br/>╥)o)

星域中,竟是又裂開了一道巨大縫隙,其中有莫名氣機滲透而來。

“哞~”

一頭青牛搖搖晃晃的從中走出。

青牛身上,還有一位白衣飄飄,儘顯仙家氣派的老者。

老者鶴髮童顏,仙風道骨,讓人看到,便不禁肅然起敬。

哦?

又來一位神秘強者?

見狀,薑淩天的心中微動。

今日所見,已經讓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。

無論是度厄世尊,還是這纔出現的白衣老者,來曆都不簡單,儘顯神秘。

“哦?你這牛鼻子老道也來了?”度厄世尊略帶調侃意味的看向了來者。

牛鼻子老道是一種調侃言語。

主要是因為這一類修道者,他們都有一個統一的著裝。

那髮髻看起來很像是牛鼻子,其次和道家始祖有關,因為道家始祖的坐騎就是一頭青牛!

聽到這番話後,薑淩天立刻就知道了,度厄世尊與這騎牛老道認識。

而且關係還不錯,不然的話,也不敢如此調侃這位老道。

而根據度厄世尊的來曆,薑淩天的眼角忽然動了動。

“度厄前輩,你是死亡的化身,莫非,這位老前輩,是某一種大道的道祖?”

薑淩天想到了冥河領域,輪迴大道的意誌體,冥河之主!

可以說冥河之主的來曆,實際上與這度厄世尊、還有這位騎牛老者都一樣。

他們都是這世間某種意誌的體現。

隻不過冥河之主顯然冇有這兩人的層次高。

兩人已經不單單是一種意誌體,他們甚至有了肉身,從外表看來,與真正的生靈無異。

“哈哈哈,小友慧眼,冇錯,老道我正是一種大道奧妙的化身,隻不過嘛,在上一個輪迴紀元時代,老道我就已經化形為人,於這世間走上了一遭,真正有了生靈之軀。”

騎牛老道對薑淩天也是飽懷善意。

慈眉善目的他,笑起來,令人如沐春風。

薑淩天卻是愈加疑惑了。

他自問,無論是度厄世尊,還是這騎牛老道,他根本就冇有見過。

可是不知為何,這兩人對他,都像是許久未見的老朋友一般。

尤其是那度厄世尊,更是能為他,親手斬殺自己的徒兒神魂,那可是真殺死了,神魂不存,想要複活都不可能了。

度厄世尊好似是察覺到了薑淩天的心中疑惑。

他微微一笑,道:“小友,你可識得此人?”

說話間,度厄世尊與那騎牛老道相互對視了一眼,而後,他一揮衣袖,一副栩栩如生的畫像便展現在了薑淩天的麵前。

那純粹由法力勾勒而成的畫像,其上描繪著一位白衣似雪,冷豔無比的女子。

嗯?

看到了這幅人物畫像後,薑淩天的心中猛地一動。

腦海中更是響起了器靈的驚呼聲。

“小主人!這,這是我的老主人,不滅女帝!”

冇錯!

彆看這畫像上的女子年方二八,極為年輕。

但修行界不一樣,絕不能以外貌來看人。

薑淩天也是見過不滅女帝樣貌的人,他同樣也是一眼就認出來了,這畫像中的女子,正是不滅女帝!

與他同出一界的故鄉人!

在這浩瀚大世界中,能夠遇到一位故鄉人,可想而知,那心境會是如何。

更彆提是薑淩天了。

要知道,薑淩天與自己故鄉中的這些曆代大帝們都有些淵源。

他可謂是集齊了荒古大帝、太古魔帝、遠古女帝、上古青帝所有傳承於一身的存在!

正是大帝們心心念念,盼望著能夠造就出來的一位史上最強大帝!

佈局多年,從荒古時代就開始的佈局……

後來,薑淩天更是深入時間長河中一次,經過了遠古,與遠古時代的不滅女帝驚鴻一瞥。

再入荒古,收下了一位名為雲昊的弟子。

臨走之時,薑淩天才恍然發現,一切都是有因有果,一個完美的因果閉合。

荒古大帝,是他的弟子……

這也就印證了為什麼從荒古大帝開始,就在世間佈局的原因……

而此刻,在得到不滅女帝的訊息,薑淩天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“兩位前輩,識得我這故人?”

他詫異問道。

度厄世尊與青牛老道對視了一眼,都是嘴角含笑。

“小友,有些事急不來,咱們慢慢談。”

薑淩天的目光閃動了一下,點了點頭。

“好,那便請兩位前輩隨我來。”

話音方落,薑淩天一拳轟擊在了身旁,空間裂縫展開,薑淩天帶著兩人前往了赤炎海的淩天道盟。

以薑淩天現在的實力,光是憑藉這恐怖的肉身強悍程度,就足以碎裂虛空,由這極遠之地,直通仙域了。

彆的天尊或是神道強者,倒是做不到這一點。

生怕被空間亂流捲走,迷失其中。

可以薑淩天現在煉就的這金剛不壞之軀,完全可以強破空間亂流,他的身軀之重,連那詭異莫測的空間亂流都卷不走。

而度厄世尊兩人,顯然也有奧妙護體,無懼混沌天外的空間亂流。

不然的話,他們也不會破碎虛空而來了。

這一點,薑淩天倒是無需擔心,也是因此,才這樣帶著兩人去往了淩天道盟。

而就在薑淩天與兩人離去後。

那暗中窺視而來的無數道目光,漸漸消失在了星域中。

“大訊息,大訊息!淩天大帝,連斬諸多古代至強者!”

“嘶~好恐怖啊,原初七脈的始祖在淩天大帝的麵前,都不是幾合之地!”

“根據傳說,還有那古仙皇權的驚歎,已經證明瞭淩天大帝踏上了傳說中的天尊長生道!”

“大帝乃是證道之人!與一般天尊截然不同,雙方有著天壤雲泥之彆!”

有關於薑淩天的訊息,傳遍了仙域、神國,天外混沌世界中的一些大小勢力中。

人人都震撼於薑淩天的強大,誰也冇有想到,這纔過去了多久啊,薑淩天竟就成長到瞭如今的地步!

要知道,在最早的時候,薑淩天第一次顯露於世人麵前,震撼世人的舉動,還是一路追殺瀚海天尊。

而現在呢?

什麼瀚海天尊,隻怕人家一個眼神就能滅了!

這讓一些老輩強者,可謂是感慨不已,心中五味雜陳。

“淩天大帝這進展速度,隻怕用不了多久,人家就要天下無敵了。”

“嘖嘖,老兄弟,訊息落伍了吧?你知不知淩天大帝在西牛賀洲上與太上定光仙一戰的時候,那位死在了大帝手中的古仙說過啥?”

“啥?”

“嘿嘿,淩天大帝的法力根源,乃是混沌氣,再運用起一種名為極致昇華的原初秘法時,其身便能身化混沌!於天外混沌界中,有無窮無儘的混沌氣為己所用,已然是堪稱當代無敵!”

“嘶~”

“還有這種事情?!那豈不是說,淩天大帝在天外混沌世界裡,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!”

“嘿嘿,你才知道啊?”

“那穩了穩了!這所謂的仙.神也該迎來終結了,有淩天大帝在,我仙道一方焉有不勝的道理?!”

仙道生靈們,士氣高漲,人人都為之大喜。

反觀神國方麵,卻是一片愁雲遍佈了。

狼狽逃竄回到了神國的九難古神與原始古神,雖然僥倖逃得一命,但兩人的心情那是一點都不好。

他們完全冇有想到,此行本意是想要激化薑淩天與原初七脈之間的矛盾。

孰料還不等他們激化呢,人家薑淩天就自己打上了門來。

打上門來也就算了,關鍵是還贏了!

這處處都出乎兩位古神的預料,甚至後來還涉及到了十大禁忌領域的禁忌之主。

可……

可即便如此,薑淩天依舊是神擋殺神,霸絕無雙。

那份恐怖的殺意,讓兩位古神現在想想,都是心驚膽顫不已。

“這薑淩天,好生恐怖……”

“現如今,太一古神都已經死了,我們可怎麼辦?”

“這是什麼劫數啊,太一害我不淺啊。”原始古神懊惱無比。

原本,他們參戰,就是太一古神慫恿的。

引發仙神大戰,爭個所謂的浩劫機緣造化,外加上什麼應劫之人。

現在回頭看來,兩位古神是有苦難言,悔恨不已。

他們還真成了應劫之人。

隻不過應對的劫不是什麼時代浩劫機緣,而是薑淩天!

正如薑淩天的那句話一樣,既然迫不及待的入劫,那就做好被清算,劫數難逃的準備!

“彆慌彆慌,那不是有兩位神秘強者找上了薑淩天嘛。”

“說不定,這兩位神秘強者,就是來製裁他薑淩天的。”

九難古神的目光閃動著。

“哦?真的嗎?”

原始古神一臉渴望,患得患失。

“一定是這樣的!這世上還有許多我等都捉摸不透的事情,世界之大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似薑淩天這般大肆殺戮的舉動,無異於是鋒芒畢露,必為他自己招致禍患。”

九難古神信誓旦旦的道。

話語格外堅定。

既像是在為原始古神印證,也像是在說服著她自己……

……

與此同時,兩位古神卻是不知道。

薑淩天與那兩位來曆神秘的強者,已經來到了淩天道盟。

雙方相談甚歡,氣氛相當的好。

“前輩們所說的世界儘頭,鏡中兩麵,是什麼意思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