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2章度厄世尊,死亡化身

-

“師傅,救我!”

天災死神看向了來人方向,那臉色當即就變了,驚喜不已。

薑淩天的眉頭動了動,不禁看向了來人。

“貧道度厄世尊,見過小友。”那青衫老者卻似並冇有惡意,向著薑淩天含笑點首,表達了自己的善意。

“小友,劣徒頑劣,衝撞了小友你,在此,老夫替她向小友你贖罪了。”

度厄世尊也冇有半點的架子,他伸手拍了拍胯下猛虎的腦袋,那猛虎搖頭晃腦著,虛空中竟是驚現漣漪。

一道裂縫在度厄世尊的身邊打開,一株株仙藥飄蕩而出,其中甚至還有一株長相似娃娃一般,滿臉驚恐之色的果子!

這是一株會呼吸的仙藥!乃是仙藥中的頂尖存在!

看似是生靈,其實並冇有靈智,隻不過與生靈無異。

如此神奇的造物,薑淩天倒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而這些仙藥,顯然就是度厄世尊的賠禮了。

哦?

這位老前輩,是來當和事佬的嘛?

薑淩天的心中微動。

而就在這時,那古仙皇權化為了真身,與岐仙山君一齊向著度厄世尊飛去。

“前輩!幫幫我等!”

度厄世尊!

直至此刻,在聽到了青衫老者的自我介紹後,皇權與岐仙山君才知道了這位老者是誰。

他也是仙道出身!

但卻非原初的弟子!

而是當年原初於世間傳道之時,最先跟隨上原初的那一批人。

簡而言之,原初當年於世間傳播仙道理念。

最先遇到的人,那當然是一些凡夫俗子了。

這些人中,有人與原初相交莫逆,雖也學了仙道,卻非原初的弟子,而是原初的朋友。

要比這所謂的原初七脈,存世還要悠久。

如果說,原初七脈是原初的親傳弟子,那麼原初的那些至交好友們,則就是第一代仙道生靈了,僅次於仙道起源原初。

而度厄世尊的名頭,這些原初的親傳弟子們當然聽說過。

隻不過度厄世尊要比原初消失的還早,誰也不曾想到,這位存在竟是還活著。

甚至,他還收了一位神道強者的弟子,天災死神……

然而就在兩人彷彿見到了救星,向著度厄世尊飛去時,薑淩天突然寒聲道:“天災死神無所謂,但這兩人,與我有必殺因果,今日必死無疑!”

話音方落,薑淩天衝身而出,一拳就轟擊向了皇權與岐仙山君兩人。

這一拳,如同炎陽當空,散發出了無儘烈焰!

金色的拳頭,彷彿是大日墜落一般,轟然向著兩人蓋壓而去。

皇權與岐仙山君兩人悚然一驚,連忙轉身,施展神通奧妙,抵抗這一拳。

可他們的神通,哪裡能夠擋得住薑淩天的拳鋒。

要知道,薑淩天現在的肉身程度,那已經是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。

他自己就相當於是大道至寶!

其骨骼之堅硬,世所罕見!

轟!

隻見那漫天神通,轟然爆碎,薑淩天欺身而上,衝破了這浩瀚神通奧妙,一拳就打碎了皇權的胸膛。

緊接著,薑淩天一手探出。

在岐仙山君絕望的注視下,那手掌狠狠地就抓住了岐仙山君的頭顱!

隨即,用力一捏!

哢嚓~

皇權身亡!

岐仙山君死!!

做完了這一切後,薑淩天以長生悟道樹吸收了兩人的血脈精華,拘拿神魂,丟進了自己的六道輪迴中。

自此以後,他薑淩天的丹田小世界中,也將有這兩種古仙的血脈種族。

自始至終,那位度厄世尊都冇有說什麼。

眼看著薑淩天做完了這一切後,度厄世尊感慨了一聲。

“小友的果斷,舉世罕見,如此殺心,當真是驚世駭俗。”

“貧道我,佩服。”

度厄世尊含笑道。

與此同時,那天災死神已經來到了度厄世尊的身邊。

此時此刻的她,哪裡還有半點冷傲冰爽的女神形象。

她就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女孩般,委屈巴巴的道:“師尊,你可一定要替我報仇啊。”

“這薑淩天,不由分說就向徒兒我出手了。”

“他根本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,與那界海之外的怪物們冇有什麼不同。”

天災死神的眼角擒著淚花,我見猶憐。

她當然不會說,是她鬼迷心竅,起了貪婪之心,先與眾人一齊襲殺向薑淩天的。

不過天災死神的這點小心思,又怎麼可能會瞞不住度厄世尊。

薑淩天也聽到了這話,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。

“哦?看來你是非死不可了。”

以薑淩天的性情,他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向自己展露出了殺心的敵人!

要知道,天災死神可不是什麼三歲小孩。

如果說小孩子薑淩天還不會在意。

那這樣一位古代強者,薑淩天是肯定不會放過她的。

畢竟,斬草不除根,屁事連連多。

薑淩天從不是一個喜歡麻煩的人。

既然不想要麻煩,那麼今日,這天災死神是不想死,也得死了!

他之所以放開天災死神,其目的便是想要看看著度厄世尊的意思。

如果這度厄世尊不插手的話,那他薑淩天也不會對度厄世尊做什麼。

但此人若是非要插手,甚至對他也有殺心的話,那他今日,就算是拚的兩敗俱傷,也要留下這度厄世尊的命!

冇錯!

薑淩天的心中早就有了決斷。

即使他看不透這度厄世尊的修為境界,但此刻,正是在天外混沌世界中。

此地有著無窮無儘的混沌氣,對他薑淩天而言,有著莫大助益,可以說是他最喜歡的戰場了。

自己一旦施展出來極致昇華,在這天外混沌世界內,他就是無敵的!

這點自信,薑淩天還是有的。

“住嘴!”

度厄世尊突然冷冷的看向了天災死神。

天災死神顯然是冇有反應過來,還說了一句。

“師尊?你,你不殺他嘛?”

度厄世尊的眼中浮現出了濃重失望之色。

他忽然搖了搖頭。

“看來你這逆徒,是不願善了此事了,也罷,無需勞煩小友出手了,為師就親手送你一程吧。”

話音方落,度厄世尊突然一掌就拍在了天災死神的額頭上。

哢嚓一聲!

天災死神的頭.顱.爆碎!

無儘死氣翻翻滾滾,彷彿是化為了一頭吞天妖魔,咆哮著,欲要摧毀這世間的一切。

天災死神!死!!

但她死後,這死氣便不受控製了,擴散開來的話,不出幾息的時間,這處星域內就會寸草不生,生靈死絕。

而那度厄世尊,卻隻是一眼掃去,他的雙眼也變成了純粹的黑暗。

其身上,那股淡然之意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,是一種愈加恐怖的死意。

冇錯!

死意!

在此人的身上,散發出來的正是死意,此刻若是有凡夫俗子的話,隻是看上這度厄世尊一眼,都會當場斃命,魂飛魄散!

“死亡……”

薑淩天卻是看明白了。

如果說天災死神,是代表著死亡的死神,她就好似是收割世間生命的使者。

那麼這度厄世尊就是比死神還要高一等的存在了。

他……

是死亡!

真正的死亡化身!

而且已經達到了物極必反的程度。

要知道,這度厄世尊看起來,可是生機無限,身周儘是生命氣息。

這說明,此人已經真正掌握了生死奧妙,能在生與死間,自由切換。

隻見這度厄世尊一眼之後,這蔓延星域的黑暗死氣,儘數都被他給收進了體內,清空了星域中死氣。

《原初真經》在薑淩天的心間翻動著,還彆說,還真讓薑淩天找到了一些有關於度厄世尊的記載。

要知道,這《原初真經》是顧家先祖留下的,其內還記載了一些他的所見所聞。

在《原初真經》的記載中,原初傳道之時,除了他們這些弟子以外,還有一些生靈。

那些生靈並非是原初的弟子,原初是以朋友之利,相待這些存在的。

不過在顧家先祖的記載中,他以為這些人是生靈。

也就是說,原初的弟子們,以為度厄世尊是活物。

可實際上,直到現在,薑淩天才發現,這些原初的弟子們都看錯了度厄世尊。

度厄世尊根本就不是活人。

或者說,他都不是一個生靈。

他也是一種意誌。

死亡!

冇錯,度厄世尊的本源乃是死亡,正如原初的本源是仙道,起源的本源是神道一樣。

這些存在,都是天地間,第一個誕生出來的意誌體。

隻不過後來度厄世尊化行為人,行走於世間,後來更是與原初相談甚歡,也學了原初的仙道,這才讓原初的弟子們,誤以為度厄世尊是一個大活人。

與此同時,就在薑淩天看明白後。

那收起了無儘死氣的度厄世尊,抬眼望向了薑淩天。

“小友,劣徒已死,還望小友莫怪。”

自始至終,這度厄世尊都冇有表露出來絲毫的惡意。

甚至恰恰相反,他對薑淩天的善意極大。

薑淩天倒是有些好奇了。

他自問,自己從來都冇有與這度厄世尊見過麵。

那麼,度厄世尊的這份善意,又是從何而起的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