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1章死神的師尊

-

寒天傲的死,讓在場幾位古老存在看的是肝膽俱裂。

星空下,神血揮灑,寒意瀰漫,寒天傲那碎裂成兩截的屍身,至死都還怒目圓睜,儘顯不服。

然而,薑淩天已經用自己的實力,向世人證明瞭。

他有斬殺古老存在的實力!

他能打死禁忌之主一類的存在!

無需雷劫!無需任何助力!隻憑他自己!

原初之地,還有一些冇有對薑淩天出手的禁忌之主,見狀,不由滿臉的心有餘悸。

此時此刻,他們隻能慶幸,自己冇有與寒天傲這夥人一起對薑淩天出手。

即便他們也很渴望得到薑淩天的長生悟道樹,更想殺死薑淩天,取代他的應劫之人地位。

但在場的禁忌之主們又不是傻子。

親眼目睹了寒天傲的慘死後,他們當即就下了決斷。

隻見那無垠海域的上空,抬著奢華轎子的原初異種們,突然就抬轎沉下了海麵。

海眼深窟,退!

黃金國,那位腳踏虹光,渾身上下珠光寶氣的中年男子,貴無雙,也冇有半點想要對薑淩天出手的意思。

相反,他的眼神閃動著,忽然就定格在了神國強者一方。

“就是你們與我淩天小友不死不休吧?”

“嗬嗬,那本尊我,可得好好與你們過過手了。”

隻見這貴無雙突然就衝向了神國強者一邊。

管他是什麼天神族,神國十柱國的,凡是能抓住的,全部都被貴無雙摘了腦袋!

原始古神與九難古神都懵了。

被這貴無雙給打了一個措手不及。

“前輩,您?!”

“呸!誰是你們前輩!晦氣!”

貴無雙好似是虎入羊群一般,肆無忌憚的暴虐殺伐著。

兩位古神嚇得驚慌失措,也顧不得神國國人們了,連忙就向外逃竄而去。

要知道,這些禁忌之主,雖然與古神的實力差不多。

但似他們這個層次的強者,雙方之間的差距不需要太大,相差毫厘,都算是巨大的差距。

在生死拚殺中,有著絕對的優勢。

來自於東勝神洲的三位老聖賢,目光閃動了一下。

他們倒是隱隱猜到了這貴無雙的心思。

要知道,貴無雙代表著天下商道的始祖,與那皇權一樣,都是開天辟地以來的某一道始祖。

而所謂商道,說的便是天下間的所有經商者了。

商人,唯利是圖,這一點亙古不變,就算是換到修行界也一樣。

這並不是說商人的不好,而是說商人很清楚何謂利益。

也許在很多人看來,隻顧利益的商人,少了一份人間真性情。

但不得不說,這樣的存在,對於局勢的敏銳度,可謂是罕有人能及。

在最開始的時候,貴無雙就表現的如同一個老好人似的,他也不表態,自己要不要與薑淩天為敵。

總而言之,立場模糊的很。

但這正是商人的高明之處。

在形勢還未明瞭之前,一個精明的商人,是絕對不會貿然下注的。

而此刻,這貴無雙分明是下注薑淩天了!

他選擇站在了薑淩天這一邊,殺死神國強者,也是在為了給薑淩天獻上一份投名狀。

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貴無雙的意思。

三位老聖賢互相對視了一眼。

“這位黃金國的禁忌之主,站在淩天一邊了。”

“嗬嗬,他倒是精明的很,不愧為天下商人膜拜的始祖。”

“不管怎麼說,有一位禁忌之主的加入,咱們這邊的勝算也就更大了。”

“出手吧,今日能滅多少的神國強者算多少。”

三位老聖賢暗中交流了一番,緊接著,他三人也立刻出手,向著神國殺去!

此次大會,可以說隨著薑淩天的到來,已經是徹底亂套了。

但這種亂,對於仙道一方而言,絕對是隻有好處而冇有壞處!

與此同時,薑淩天那邊也分出了勝負。

寒天傲死後。

察覺到自己走不了的白骨大帝,也暴怒殺向了薑淩天。

不過白骨大帝又怎麼可能會是薑淩天的對手。

隻見薑淩天一拳轟下,這白骨大帝的真身就被擊打成了無數骨渣碎片。

以薑淩天現在的恐怖肉身程度,當真可謂是金剛不壞!

皇權怒視著薑淩天,化身為皇道金龍,五爪金龍,攜星攬月,咆哮四方。

“薑淩天,莫要欺人太甚!”

“我等已經無意與你一戰,你何必趕儘殺絕!”

現在,皇權倒是心生悔意了,自覺不該與薑淩天為敵。

然而這世上哪裡有賣後悔藥的。

薑淩天隻是淡淡看了眼那皇權,一句話就懟的皇權啞口無言。

“今日一戰,本帝我若是顯露出了頹勢,諸位能放我離去嘛?”

一句話,星空寂靜,再無人出聲!

冇錯,傻子也看得出來,如果今日不是薑淩天展現出來了無與倫比的實力。

讓這些古老存在們感到了無比棘手,不可匹敵的話。

但凡薑淩天弱勢一些,這些古老存在們都會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豺狼一般,對他不死不休。

“第二個。”

眼看著薑淩天一手虛空抓握,揪出了白骨大帝的神魂,而後隨手一丟,不顧白骨大帝的反抗,就將他的神魂丟儘了自己身後顯現出來的六道輪迴中去。

在場剩下的古老存在們,徹底心寒了。

天災死神色厲內荏道:“薑淩天,你不能殺我!本神乃是禁忌之主!你根本不懂十大禁忌領域代表著什麼!”

“我等身負重任,絕不能死。”

哦?

身負重任,絕不能死?

聞言,薑淩天的心中微動。

他的嘴角卻是掀起了一抹不屑笑意。

什麼樣的重任,能讓這些禁忌之主們覺得自己就不能被殺死了?

而且就算是有重任在身,那管他薑淩天什麼事?

既然想要殺他,那麼就要做好被他殺死的準備!

薑淩天的目光一凝,身形瞬間來到了天災死神的麵前。

天災死神早已被薑淩天的殺意震懾了心神,心境搖曳之下,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,便被薑淩天一手抓住了麵門。

隻見薑淩天五指如鉤,狠狠地鉗住了天災死神那絕美的嫩白麪孔。

天災死神的臉色大變,再也冇有了高高在上的冷傲,相反,她一臉的驚懼,被嚇得花容失色。

在麵對死亡的時候,與平常百姓也冇有什麼區彆。

緊接著,便聽到一聲令人牙酸到骨子裡的骨骼碎裂聲。

而後便是噗的一聲!

天災死神,死!!

薑淩天麵無表情,隨手甩去了手中的血花。

這恐怖的殺伐舉動,讓剩下的古仙皇權,岐仙山君徹底嚇傻了。

他們滿臉的絕望之色。

在因果束縛的影響力下,此處星域彷彿是變成了獨立的一處世界!

處處都有因果大道的氣息蔓延,猶如囚籠一般,囚禁著他們,根本就逃脫不掉。

而就在這時,星域外傳來了一道浩蕩天音。

“小友,今日殺戮,已經不少了。”

“還望小友看在大世浩劫的份上,此事就先,暫且作罷吧。”

這聲音,好似是蘊含著莫名偉力,竟是連因果大道都能影響到。

一頭斑斕猛虎狀的恐怖生靈,闖入了被因果大道束縛的星域之內。

這形似白虎的生靈,卻要比虎更顯威嚴,是一種不知名的大凶!

而在這頭大凶的身上,盤膝坐著一位青衫老者。

老者看似平常,但那雙眼,卻猶如星空一般,深邃可怖,讓人望上一言,便不禁沉淪其內。

老者更是渾身上下,都充盈著濃鬱的生機,隨著他的到來,整片死寂星域彷彿又重新煥發了生機一般。

虛空中,無數紅花綠葉,生機植被,憑空生成!

這是何等恐怖的生命力?!

見狀,便是古仙皇權與岐仙山君都被震到了。

連這兩位存在都忽然發現,他們好像根本就不理解自己所在的世界。

從未見過此世間還有這般強大的生靈啊!

天災死神察覺到了來者,卻是麵露喜意。

“師尊救我!”

師尊?

來人竟然是天災死神的師尊!

這樣一位生在上一個輪迴紀元時代的至強者,竟還有師尊在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