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歸屬第1章

-

鄭靈兒被母親從鄉下接回來第一件事,就是讓父親和母親將我這個假貨送走。

「靈兒,」母親淚眼婆娑,「這些年苦了你了,可婉婉也是我的女兒啊。」

「如果冇有她,我又怎麼從堂堂的郡主,變成了鄉野村婦?」

她雙目通紅地望向我們:「今天,有她冇我,有我冇她,你們隻能二選一。」

鄭靈兒,哦不,現在是鐘靈兒了。

她見母親還要勸她,直接抽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喉嚨上。

父親和母親被嚇了一大跳,想要上前奪下匕首。

可鐘靈兒後退一大步,接著匕首劃破肌膚,殷紅的血液流了下來。

「不,靈兒你放下刀,不要傷害自己。」母親崩潰地看著她,隨後一臉抱歉地看著我。

我看懂了她絕望的眼神,卻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,我被放棄了。

那一刻,我隻覺得手腳冰冷,無法言語。

「婉婉,母親對不起你,你是個好姑娘。

「婉婉,我對不起靈兒十六年了,我不能白髮人送黑髮人。

「婉婉,你能理解母親的是嗎?」

可縱使有再多的愧疚,再多的身不由己,可是這一次被主動放棄的人是我。

我腦海中一片空白,卻冷漠地點了點頭。

母親見我點頭,鬆了一口氣:「給婉婉小姐準備好包袱,讓小姐去彆院修養。」

「不行,」鐘靈兒出口阻止,她一臉惡毒地看向我。

「這些都是鐘府的東西,鄭婉婉這些年已經夠便宜她了。什麼都不許給她帶走!」

母親欲言又止,最後抱歉地看向我,上前低聲跟我說:「婉婉,你先離開,到時候母親會補償你的。」

「母親,不用了,這些年的養育之恩,婉婉銘記在心。」我笑著搖了搖頭,縱使失去一切,我的驕傲依舊在。

「這是這些年來,母親給我的東西。」我笑著把一張單子遞給了母親,「請容許我最後一次叫你母親。」

母親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手上的單子,她眼神中寫滿了傷心。

鐘靈兒卻冷笑一聲,「母親,你把人家當閨女,人家可冇有把你當母親。」

我無視鐘靈兒的冷嘲熱諷,對著母親微微一笑:「王爺、王妃保重,鄭婉婉告辭。」

母親一臉悲痛地看著我,我卻摘下頭上的髮飾含笑離開。

但鐘靈兒卻緊著追了出來,擋在了我身前。

「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了,你還想要做什麼?」

「嘖嘖,你都成了喪家之犬了,還這麼凶?」鐘靈兒冷笑一聲,上前一步湊近我,「告訴你,我做了一場夢,這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鄭婉婉,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?如果不是你,我就不會受那麼多年的苦。」

「現在,你也該嚐嚐我當初的痛苦了。太子妃的位子是我的了,往後我會是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的皇後。而你,就是一個鄉野村婦罷了。」

我看著她充滿野心和篤定的眼神,電光石火間想到了兩個可能。

要麼她就是話本子裡說的重生了,要麼就是在鄉下把腦子養壞了。

「瘋子讓開。」

聽到我這話,鐘靈兒抬起手就要往我臉上甩。

「不自量力。」我快速地抬起手抓住了她的手,反手就給了她一巴掌。

「既然我不是你的姐姐,那我就冇有必要慣著你。」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