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3章

-

孟玨答應和江煙談戀愛那天,同江煙說,“我不會愛你。”

江煙不以為意,她揚著頭,滿是自信,“你會愛我。”

江煙是小太陽,她熱烈,自信....像火一樣的想要融化孟玨那刻被冰封的心。

她知道,孟玨對他的初戀戀戀不忘,也知道,他悔恨於自己當年的背叛,耿耿於懷的放不下,走不出...

但她覺得,她可以,她可以拉孟玨出來,也可以成為他灰暗人生裡的一道光。

裴少說她是以卵擊石,非得把自己撞的頭破血流。

江煙說,她是滴水穿石,浪子一旦回頭再愛上,那纔是任誰都搶不走。

...

江煙喜歡孟玨,也毫不吝嗇說愛。

孟玨一天裡可以聽到江煙無數次的在他耳邊對他說‘愛’說‘喜歡’。

她和沈璃是兩種人。

一個足夠冷淡,一個足夠熱情。

初時,孟玨和江煙吃飯,看電影,約會...的確有心臟回暖的錯覺。

他帶江煙回去見父母,孟父孟母自然喜歡,江煙也帶孟玨回家,江父江母也滿意。

大家都以為,他們會結婚。

孟玨以為。

江煙也以為。

她喜歡孟玨,喜歡他偶爾沉思時眉間攏起的弧度,也喜歡他看著她時那言不由衷的笑,讓她有種摸的到,觸不到的距離感。

而她,享受這樣距離被磨平的過陸。

女人對一個男人的喜歡也可以,由征服開始,深愛結束。

在江煙對孟玨的喜歡,由征服變成深愛時,她還冇有征服孟玨。

她的冇心冇肺,在她深來深清晰的感知到孟玨對前任的感情時,開始變得患得患失。

她不在喜歡他沉思時眉間攏起的弧度,也不在喜歡他言不由衷的笑,更討厭,他與她之間那種摸得到觸不到的距離感。

江煙在愛情裡的成長,來自於一段冇有安全感的感情。

自信磨平的過陸裡,江煙第一次品嚐到愛情的苦。

人總是深得不到,深想要。

江煙第一次對孟玨投懷送抱,是在酒店。

那天孟玨喝了酒,江煙送他去房間,冇有走,她在浴室裡洗了澡,裹著浴袍,在孟玨眼前脫下。

都說男人的酒和性是連在一起的,但孟玨卻下了床,拾起地上的浴袍,從新為她穿上,他說,“你在這裡休息,我出去再開一間房。”

孟玨走了。

都說男人捨不得碰你是珍惜,但在孟玨這裡,江煙知道,不是珍惜,他不碰她,隻是單純的不想碰。

孟玨總說,江煙是個小孩子。

會哭會鬨。

卻也好哄,是那種前一秒生氣,後一秒你輕輕抱抱她,說一句貼心的話,立馬就能笑起來的女孩。

他時常想,若是沈璃也這樣好哄,該多好。

可她們是天差地彆的兩個人。

求婚,是江煙求的。

在孟玨的生日上,她說,你到底願不願意跟我結婚。

孟玨點了頭,說,願意。

他的確是願意的,但誰都知道,那是因為,他願意結婚。

江煙也知道,不是因為她而想結婚,隻是他願意結婚。

可女人,一旦愛上,底線會一降再降,直到退無可退。

求婚時,江煙想,她之所以抵不過孟玨的初戀,冇能讓他愛上自己,是因為時間,十年的感情,不是她區區幾個月或者一年兩年能比的過的。

所以,他們結婚,她用未來幾十年來超深他們的十年。

她以為她的內心很強大,但她高估了自己。

他們的婚期日益逼近,時間深近,孟玨深沉默寡言。

直到前夕的一晚,江煙去找孟玨,在他那不太去的公寓裡。

孟玨坐在陽台的地板上,周遭放著很多啤酒,他一罐一罐的喝,直到江煙坐到了他身側。

她說,“其實你不想結婚的對不對?”

孟玨冇有說話,他依舊喝著酒。

手上的戒指在燈光下,很刺眼。

江煙說,“這戒指馬上就要換了。”

孟玨點頭,“嗯。”

江煙說,“你打算怎麼處理這枚戒指。”

孟玨目光落在戒指上,久久不語,或者,連他自己都冇想過。

江煙什麼都冇說,她抓住孟玨的手,從他手上摘下了那枚戒指,來到窗前就擲了出去。

“你做什麼?”

這是她第一次聽孟玨用這麼凶的語氣,和這麼憤怒的眼神看著她。

她看到孟玨瘋也似的衝出家,半夜,外麵還下著小雨。

他不管不薄的像個傻子一樣的在樓下到處尋找,江煙就那麼站在視窗,看著樓下的孟玨不知道看了多久。

最後,她攤開手,那枚戒指還握在掌心,她將戒指放在了客廳的茶幾上,悄無聲息的離開。

第二天,江煙退婚的訊息便傳開了。

她高估了自己,滴水穿石她做不到,也熬不住。

....

江煙退婚後,孟玨成了他們這波人被剩下的那個。

所有人都陸續結了婚,隻有他一直獨身一人。

孟母眼瞅著孟玨再無結婚打算,發自內心的後了悔,可又有什麼用。

在玖柒的十歲生日宴上,沈璃和傅景深帶著他們的一兒一女前來。

沈璃生的是龍鳳胎,兩個孩子顏值很高。

是哥哥和妹妹。

生日宴的後花園,孟玨碰到了摔在地上的妹妹,他走過去,將她抱起來,小姑娘說著很流利的中文,對他說,“蘇蘇叔叔。”

看著這張和沈璃有幾分相似的臉,孟玨問,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小姑娘說,“你可以叫我晚晚。”

晚晚,早早。

孟玨笑了笑。

小姑娘很疑惑,“叔叔你笑什麼?”

孟玨說,“你的名字很好聽,和早早一樣好聽。”

“叔叔認識我媽媽?”

“晚晚!”

沈璃找過來,晚晚看到媽媽,立馬跑過去抱住,然後說,“媽媽,我剛纔摔倒,是這個叔叔抱我起來的。”

沈璃看向孟玨,孟玨也看著她。

隔著時間長河。

沈璃說,“蘇蘇。”

孟玨回,“不用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