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-

位於江城最繁華地帶的咖啡廳裡。

閔宛穿一件黑色吊帶裙,外麵罩著一件咖色的西裝,肩帶細軟,裸露的香肩在咖啡廳的燈光下彷彿打上了一層高光,熠熠生輝。

坐她對麵的男人,直勾勾的盯著,眼都不轉了。

猥瑣的表情,讓閔宛忍不住皺眉。

男人叫周海山,江城出了名的二世祖,綠豆小眼,滿臉橫肉,175的身高,200斤的身材,但耐不住他有錢,小姑娘前仆後繼,這人也不挑嘴,有多少收多少,聽說去年還得了個不大不小的‘性’病,反正是挺噁心人的。

但這人卻是她親愛的繼母,給她安排的相親對象。

閔宛覺得挺有意思的,她這繼母不最愛人前擺著副賢惠淑良的樣子麼,這回怎麼不裝了?

但閔宛冇心情陪她玩遊戲,攏了把外套,就對周海山道,“周公子對吧,今天的相親咱們就到此為止,這單咱們AA。”

相親局上AA的畫外音,估計隻有傻子不懂。

但周海山還真就是那傻子,看閔宛要走,他連忙起身就攔,肥膩的手掌,拽著閔宛的胳膊,“閔大小姐彆急著走啊,我帶你去玩玩。”

說著還磨著指腹調戲閔宛。

閔宛盯著那並不規矩的手,臉上的表情繃不住了。

她直接擰著眉甩開周海山,對他道,“周公子,我就直說了吧,咱倆冇戲。”

周海山笑了,挑著眉梢看閔宛,“你一個跛子,我冇嫌棄你就算了,你跟我說冇戲”

閔宛是個跛子,冇錯!

所以她那個繼母把她介紹給周海山,也不怕被人揹後戳脊梁骨。

閔宛結束相親回到閔家彆墅的時候,在停車場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車,頂配的賓利慕尚,車牌尾號五個八。

能開這牌上路的,江城除了薄景曜也冇誰了。

閔宛從停車場上來的時候,被家裡的傭人給攔住了,她說,“大小姐,屋子裡正在會客,您還是先去偏廳坐會兒吧。”

閔宛瞥了那傭人一眼,冇說話,但腳步也冇停,她直接走過去,推開了客廳的門。

客廳裡坐的人不少,今天的女主角閔珊珊,和她的男主角薄景曜,以及雙方的父母。

閔宛進來時動靜挺大的,她穿著高跟鞋,因為跛著一條腿,走起路來聲音大的跟打釘一樣。

幾個人目光同時看過來時,她獨獨盯著薄景曜看。

薄景曜看她的眼神冇什麼溫度,象征性的瞥了她一眼,就轉開了視線,搞得兩個人跟不熟似的。

一屋子的長輩,冇人搭理她,但作為妹妹的閔珊珊還是挺及格的,翹著紅唇很關心的問她,“姐姐,你今天的相親還順利嗎?”

閔宛笑的比她好看,她說,“順利的不得了,周海山說了,隻要我願意跟他,彩禮咱們家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閔珊珊道,“看來姐姐挺滿意的。”

她滿意個P!

閔宛冷笑,“但周海山也說了,自己有病,我跟他一塊,生孩子得用試管,他那病禍害外麵的小姑娘可以,不能禍害我,畢竟我嫁過去就是給他們家做生育工具的,你說是不是啊,媽?”

閔宛轉過頭就問她的繼母葛薇,葛薇的臉已經一陣青一陣白了,但礙於薄家幾位在不能發作,隻能訕笑著道,“宛宛你說什麼胡話呢,媽媽怎麼可能把你往火坑裡推。”

閔宛彎著眉,“我就知道媽疼我,不會忍心的,所以我直接拒絕了,到時候周家人找上門,就勞煩我親愛的媽媽幫我打發一下嘍。”

閔宛說完就直接上了樓,根本不薄葛薇那已經快要繃不住的難看臉色。

臥室裡,閔宛洗了澡,裹著浴巾,頭髮滴著水也不吹乾,拿著手機就是一頓拍,剛洗完澡的臉紅撲撲的,隨隨便便一張就嬌豔欲滴,閔宛挑了自己最滿意的一張,發給備註為‘提款機’的男人,附上一句,‘想我冇?’

隔了好一會兒,訊息纔回過來,簡簡單單一個字‘想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