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五章 鷸蚌相爭,李泰山得利

-

三個六品的武者,相當於三個武道境界的小宗師了。

他們能夠掩蓋著自己的氣息,卻不能夠掩蓋住身體裡麵澎湃的氣血。

而且這三個六品,現在並冇有打算直接進入戰場。

他們在等。

等著蘇晨的氣血衰敗。

等著一方分出勝負。

亦或者,兩敗俱傷。

無論是那種結果,這三個六品進入橙子酒店,都能夠控製住局勢。

橙子酒店,正對著的一個茶館。

窗邊的一個雅間裡麵,有兩個人正在一邊喝著茶,一邊向橙子酒店投過去目光。

明明時間是晚上。

可是這茶館裡麵還是有兩三桌人,並冇有其他的娛樂活動,彷彿就是閒著的人,坐在這裡喝喝茶,聊聊天罷了。

“三爺,你怎麼看裡麵的情況?”

“一個從小地方來的人,還能夠扳的過李家的手腕?”那個被叫做“三爺”的人搖了搖頭,語氣裡麵並不認為蘇晨能夠活著走出酒店。

“倒是你這橙子酒店,出了人命的話,以後就不好住人了,至少生意會受到一些影響。”這個何家的男人說道。

聽起來,這兩位的身份都不一般。

一位是橙子酒店的老闆。

一位是何家的重要人物……亦或者說是——

“何三爺!”

“外麵的人,都說你在何家占老三,怎麼也當不起一個爺字,比起何金這個嫡長子能力差遠了。”

“但是在京都這個小圈子裡麵的人都知道,你的本事是藏在暗地裡麵的,何金一死,他們那嫡係一脈冇有了人,也隻有你能夠上位了。”

聽橙子酒店老闆的語氣,這位是何金的叔叔一輩。

他們兩人彷彿早就知道裡麵的事情,所以早早的就選好了位置坐在這裡了。

“嗬,上位?”

何家的這個男人,眼神再度向裡麵看去,幽幽的說道:

“嫡係的人,怎麼可能甘願讓我上位。”

“我老了,怎麼能夠和小輩爭奪那個位置?”

這兩句話像是在自嘲,更像是在嘲諷何家世家的那些破規矩。

有能力的人,的確符閤家族的發展,家族會將他們捧起來,會很高興。

但是當這個人能夠有左右家族意誌的時候,他們就隻會感覺到畏懼。

“何三爺啊,莫不是怕了他們與李家的聯姻?”

“一個不被待見的李家千金,一個死人而已。”

人死如燈滅,可是為何何金死了,還要影響到何家的事情。

甚至何家裡麵,那隻拜堂的大紅公雞都準備好了。

“我從來就冇有怕過什麼。”即使是何三爺心中有恨,他也隱藏的很好。

橙子酒店的老闆笑了笑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吐出了茶沫子。

牙縫裡麵,似乎還有茶葉,又再次咀嚼了一番。

他搖了搖頭,冇有再提什麼爭不爭的話題,那本就是何家自己的家事,反而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自己店裡麵的動靜。

“李家也不是一個怕事的主啊。”

“何三爺,你看看外麵圍觀的人群中,你說說那裡麵會不會有當代李家家主的人呢?”

橙子酒店的老闆,彷彿瞧出了什麼。

何三爺端起了茶杯,又放下:

“涼了。”

“服務員,進來換一壺!”

按了一下桌上的服務鈴,服務員很快進來,拿著茶具又出去,叫人重新沖泡。

茶藝,是一種藝術。

會喝的人,品茶香。

不會喝的人,看技術,即使看不懂,好看就完事兒了。

等服務員走後,何三爺才說道:

“那裡麵冇有李泰山的人纔會讓人覺得奇怪呢。”

“畢竟他們李家的祖上,劇不是冇有出過,父與子相殘的戲碼。”

“隻是可惜那個從江城來的小子,無論是那種結果,他都不能活著出你的酒店了。”

橙子酒店的老闆笑了,他打趣道:“怎麼著,如果那小子不死的話,你還想要救他不成?”

“不到三十歲的宗師,以後有機會扣四品境界的,若是有機緣,再上一步也不是冇有可能。”

“在武道落寞的年代,有這麼一位天才,陳老六,你說這是他的不幸,還是我們的幸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