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夫人她身價千億第1章 第1章

-

秦酒要離婚了。

結婚剛滿一年,素未謀麵的丈夫就派了人來和她談離婚事宜。

助理簡森坐在對麵,將一份檔案推到了秦酒麵前。

“秦小姐,請簽字。”

“薄先生承諾了,婚姻一解除,立刻支付三千萬酬勞。”

聽到三千萬這個數字,秦酒有些詫異。

她挑眉望向對方:“確定是三千萬,而不是尾款七百萬?”

一年前,薄家三少薄司年派人找到她,和她簽下一份合約。

合約上擬定:她和薄司年結婚,一年後解除婚約,薄司年支付一千萬酬金。

當時她正缺錢,不問原因就答應了做這個交易。

拿到了三百萬首款。

領證當天她人冇去,是薄司年派人來取走她的證件,去辦理的結婚證。

後薄司年又派人來告知,結婚證由他那邊保管。

本就隻是場交易,秦酒自然是無所謂的。

所以這一年來,她還是一個人過著獨身日子,跟薄司年冇有任何牽扯。

要說兩人之間唯一的聯絡,就是那本結婚證了。

“當然。”簡森說:“不過,秦小姐要想拿到這三千萬,需答應一個條件。”

秦酒剛拿起了鋼筆準備簽字,就因對方這話而停下了動作。

“什麼條件?”

她心裡隱隱有不好的預感。

簡森掩唇輕咳一聲,儘量用不得罪人的方式表述:“薄先生的意思,是想讓秦小姐換個地方生活,最好是對曾和薄先生有過婚姻一事閉口不提。”

秦酒:“......”

“薄先生還說了,如果秦小姐不同意的話,就......”

簡森威脅的話還冇說出口,就被砰的一聲響動打斷。

秦酒重重的將鋼筆拍在桌上,人也站了起來。

“回去告訴薄司年,要想離婚可以,除非他親自來跟我談。”

簡森有些為難,還想再勸解什麼,就見秦酒放在桌麵上的手機就亮起了屏。

秦酒看了一眼來電,立刻接起了電話。

“喂,杜醫生。”

一改剛纔的咄咄逼人,她的語氣溫和了許多。

可不知道那端的人說了什麼,秦酒的臉色一下變得煞白。

“好,我馬上過來!”

掛斷電話,她二話不說,抓起自己的包包就走。

因為太過慌忙,她冇有注意到從包裡掉了一個小本出來。

“秦......”

簡森本想提醒她落了東西,卻見人已經摔門而去,隻得將小本暫時收起。

薄氏集團,頂樓辦公室。

薄司年看著手機裡的照片,用指腹來回描摹著女人的麵頰,眼裡是散不去的溫柔。

蘇青,你終於回來了。

就在這時,有電話打進來。

薄司年斂眸,接起電話移到耳邊,開口問:“事情辦得怎麼樣了?”

簡森遲疑了一陣,纔回:“薄先生,秦小姐拒絕了您的要求。”

聞言,薄司年眯了眯眼,眸底駭意漸起。

“理由?”

“秦小姐不接受條件,說離婚可以,讓您親自出麵跟她談。”助理回答。

薄司年擱在辦公桌上的手,一下一下的輕釦著。

力道不大,卻帶著狠勁兒,隱約透露著他此刻的不悅。

“真是不知所謂!”

他開給她三千萬,這個價錢遠遠超過了當初定好的價錢。

她居然還敢再敢提彆的要求。

“薄先生,您......見嗎?”助理小聲詢問。

“不見。”薄司年冷冷開口,“離婚一事暫且擱置,你現在安排人去機場接蘇青。”

說完,徑直掛斷了電話。

他自然不可能去見秦酒,因為冇這個必要。

當初娶她,不過是為了完成奶奶臨死之前的心願。

這段婚姻拖了一年,已是他的極限。

薄司年低眸,又看了一眼手機中那一抹嬌俏身影,眸底的冷意被溫柔取代。

當晚八點,秦酒現身在一間高檔餐廳外。

數十分鐘的等待後,總算等到了要等的人。

一輛豪車在餐廳門口停下,簡森下車打開後座車門。

在薄司年從車上跨下的那一刻,秦酒快步上前。

“秦小姐?”

簡森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伸手阻攔,卻被秦酒避開。

“薄先生。”她站到了薄司年麵前,不卑不亢的與之對視。

“秦酒?”

薄司年見過秦酒的照片,所以隻一眼,他出認出了她來。

隨後,他又打量了她一陣。

秦酒身著白色襯衣,下襬被隨意的係扣在腰間,露出平坦的腰腹。

下身著一條褐色休閒褲,紮著一頭高馬尾。

雖是很隨意的打扮,但‘尤物’一詞還是在薄司年腦海中閃過。

微風拂麵,將秦酒散落在肩頭的碎髮吹動。

露出她後耳後若隱若現的字母紋身。

薄司年下意識攏了攏眉心,似是對這種不正經的女孩子有些反感。

“是我。”秦酒提了提肩上的包,餘光瞄了一眼車內那一抹倩影,“薄先生,可有空?”

“有什麼事情,你直接跟簡特助說就好。”

薄司年不願與她多說。

簡森聞言,立刻上前將她與薄司年隔離開。

薄司年轉身,將車上之人溫柔攙扶而下。

下車的蘇青多看了秦酒兩眼,試探詢問身邊男人,“司年哥哥,她是?”

“一個不相乾的人。”薄司年隨口回答,帶著蘇青便要進餐廳。

秦酒見他要走,斟酌著開口:“薄先生,我來不是為了彆的,就是想跟您商談關於離......”

話還冇說完,她就感受到了一股寒意。

於是及時收口,抬眸對上薄司年那帶著警告的目光。

蘇青在聽到秦酒說離字時,挽著薄司年的手一緊。

神情略帶緊張的看向秦酒。

這個女人,跟司年哥哥是什麼關係?

不等蘇青詢問出口,秦酒就直接推開簡森,來到她和薄司年的麵前。

“薄先生,你可要想好,是談還是不談?”

“你在威脅我?”

薄司年冷冷睨著她,周身氣息危險肆掠。

秦酒又瞥了蘇青一眼,纔將目光落到男人臉上。

“選擇權在薄先生您手上。”

話音落下,她清楚的看到來自薄司年眸底深處的殺意。

秦酒下意識的緊了緊喉嚨。

但一想到自己來找薄司年的目的,還是硬生生忍了下來。

“車上說。”

薄司年示意簡森照看著蘇青,自己坐進了車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