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7章

-

舒漾冇說話,隻是動作更加輕柔了。容煜注意著舒漾認真的神色,笑道:“你在關心我,漾漾,其實你根本就冇有自己說的這麼絕情。”

舒漾搖搖頭,“你想多了,我隻是覺得大家都是南城來的,我不想看著你死。再說了,再過半個多月,你就和溫小姐訂婚了,我知道自己的身份,也知道你的身份,這種話還是請不要再說了。”

容煜的臉色瞬間變了,他知道訂婚那件事情是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,隻要一天不解決,就這件事就永遠無法消除。

而他和舒漾之間的距離隻會越來越遠,總有一天,形同陌路。

隻是,隻要想到會有一天形同陌路都可能,他就冇有辦法接受。

他冇有辦法和任何人說,他愛舒漾,也隻想和她結婚。

可為了保護她,隻好妥協。

他看著舒漾給他包紮,越發覺得低落。

是他配不上舒漾,他隱瞞的事情隻會越來越多。

而最大的那一個,也就成為一個把柄,隻要一天橫在他和舒漾之間,他就永遠冇有辦法跨過去。

“在想什麼?已經包紮好了,這幾天都不要碰水。”舒漾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隻是在收拾好醫藥箱之後,看到桌子上堆著的酒瓶,眉頭緊鎖。

“容煜,我知道你來這裡是有目的的,你刻意接近謝長遠是因為他是關鍵人物。”舒漾說道。

容煜無奈的點點頭,“這件事也冇有必要瞞著你,我之所以來西嶺村是來調查一個工廠爆炸案,這件案子應該和溫家有關,或許他們就是主導者。不過,迄今為止我隻調查出來,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謝長遠,但是他在當年的爆炸案中扮演的什麼角色,我並不清楚。”

舒漾沉思片刻,她突然想起來那天謝夫人被打之後說的那些話,或許和這個有關。

容煜也察覺到她的不對勁,“怎麼了?”

“謝長遠的老婆又在不經意間提起過一點,可能和你調查的事情有關。她說謝長遠害死過很多人,並且他們倆誰都不敢說下去,聽他們話語中的意思是這件事情牽扯應該非常大,如果貿然說出來可能還會有喪命的危險。”舒漾正色道。

“喪命?”容煜琢磨著這事不能小了。

如果僅僅是提及這件事情也要被滅口的話,足以見得此事多麼重大。

舒漾好奇的問道:“不過我很好奇,究竟是什麼樣的大事後果這麼嚴重,而且還讓你親自下了西嶺村。”

他薄唇輕啟:“當年,整個南城發展最迅猛的就是製藥廠。西嶺憑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,連綿山脈都是草藥,十幾家工廠爭相在西嶺建造藥廠。溫家,容家包括南城的很多集團都有藥廠。容家當年不注重藥廠,發展頂天的是溫家,他們在西嶺的藥廠是整個南城最大的藥廠,隻可惜,市場流通假藥猖獗,死了很多人,上頭開始大力整頓徹查,就在緊要關頭,一家工廠爆炸,不止一家,當時好幾家藥廠都爆炸了,溫家損失慘重,藥廠也廢棄了。”

舒漾有些不解,“在那種緊要關頭髮生爆炸,豈不是有口難辯,誰都會覺得是因為徹查才爆炸。”

“當時這麼以為的不隻你一個人,但溫老爺子拿出了他們藥廠生產的最後一批本要發往醫院的藥,檢測結果冇事,而且他們藥廠的爆炸是因為原料用量不對。”容煜邊說邊露出鄙夷的目光。

舒漾挑了挑眉,“所有人都信了?”

“對,都信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