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行相思知乎第1章

-

夫君戰死沙場,我用皇上給的撫卹金養了一屋子男寵。

正和他們玩捉迷藏時,夫君忽然出現。

他一把扯下我矇眼的綢帶,冷笑道:我百日都冇過,夫人如今倒是快活。

我嚇得呆在原地,嗓音發顫:你這是魂魄返家……還是死而複生?

他用劍尖挑開我衣帶,勾起唇角:我從地獄裡爬出來,帶夫人一起走。

1

月涼如水,院子裡籠著一層輕紗般的霧氣。

滿院子的男寵,衣著輕薄,站在我身後麵麵相覷。

我按著起伏不定的胸口,死死盯著對麵的柏清川。

他那張豔極的麵容,如今一片蒼白,瞳仁卻漆黑如寒,越發襯得眉心那點硃砂殷紅似血。

許久不見,夫人可有想我?

柏清川隨手拎起桌沿的那把長劍,一步步向我走來。

他唇角帶著笑,目光落在我身後一眾男寵身上時,卻冷了一冷,

怎麼還不走,莫非要我親自送你們一程?

我花重金養的環肥燕瘦的美人們,當即一擁而散,跑得比兔子還快,當真是冇有骨氣。

柏清川終於走到了我麵前,他生得貌美至極,是一種常人難以企及的瑰豔。

我將牙齒咬得咯咯作響:你……是人是鬼?

銳利的劍尖挑開衣帶,隨即有冰涼的手指取代了它:

夫人教過我的,與其問來問去,不如親自試上一試。

他的身體好涼,像一塊永遠化不去的冰。

可我分明記得,從前他還活著的時候,體溫總是很高。

秋日涼風習習,我每天在他懷裡熱醒,便憋著滿肚子氣把人踹遠:

柏!清!川!你身上太熱了,滾去旁邊的軟榻上睡!

他無辜地笑笑,俯下身親我。

橫豎睡不著,不如夫人來陪我做些有趣的事吧。

他生得不算健壯,寬鬆裡衣下的腰肢卻緊窄有力。

我閉著眼睛,嘴裡還在不依不饒地亂罵:柏清川!你混蛋!

是,我混蛋,可誰讓你嫁給了混蛋。

他按住我亂動的手,悶哼一聲,乖一點,喬喬。

我本就脾氣不好,後來被他寵得越發驕縱,無法無天。

柏清川卻死了。

喬喬……

冰涼的指腹一寸寸攀上我的臉,隔著醉意朦朧的視線,我看到柏清川唇邊一抹蒼白的笑,

我死去不過月餘,為什麼不為我守寡?

我掐著大腿擠出兩汪淚水,強詞奪理:

我是想你想得夜不能寐,才養了這滿屋子的男寵。他們身上總有一處像你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拚拚湊湊,就好像你還活在我身邊……

柏清川忽然笑了,眼尾上挑,越發顯得容色昳麗:這麼愛我,同我一起走好不好?

我愣愣地看著他。

他扔了長劍,抱住我的時候,我被冷得渾身哆嗦。

活人不會有這樣的體溫。

所以,他縱然死無全屍,也要從地獄裡爬出來,回京城來找我。